执于白子

白子执/小茄

同人主楚留香手游/白鹊/魔道
现王者同人吃粮不产粮

试图转正写原创的咸鱼

半养老二十四线写手,课业繁忙,甚少在线。


努力讲好每一个故事。

邱居新×蔡居诚预警
婴儿车注意
文笔辣鸡注意
借的:微博@magical_爱慕子 的邱蔡车

玲珑坊前,灯红酒绿。不时有红袖舞娘捻着绢子,熟练地向人群抛去一连串的媚眼,惹得人心神荡漾。

人来人往间,墨色道袍在一片浅色衣裳的文人墨客之中,分外扎眼。

“哟,稀客呀,快快这边请!”

那道长与玲珑坊管事擦肩便过。闻得那管事热情的招呼,也只稍稍停下脚步,头也不回,冷声道:“嗯。”

轻车熟路地绕到某处房间,不知春的香气透过屏风,萦绕而上。还未推开门,屋里便传来重物砸在桌上的声音。道长恍若未闻,从容地推门而入。

屋里的蔡居诚听出有人进来了,心中更是烦躁,抬头便骂:“谁啊?没钱就给我滚……邱居新?!”

闻言,邱居新定住身形,居高临下地看向坐在茶桌旁的蔡居诚。蔡居诚心下一慌,随即镇定下来,冲人恶狠狠道:“你来做什么,看笑话麼?”

似乎并不在乎那人态度恶劣,邱居新盯着他。沉默片刻,道:“师父担心你,派我来寻。”

“少给我假惺惺的!滚!”

邱居新上前两步,站到蔡居诚面前。他俯下身,一手撑着茶桌,目光始终锁定在蔡居诚身上,无形的压迫感与冷冰冰的气场叫人险些透不过气来。

“若是师父知道师兄如此堕落,会怎么想。”

“你……”蔡居诚咬住下唇,慌忙避开邱居新的目光,低声道:“别…别告诉师父……”

邱居新面上依旧波澜不惊:“师兄可是在求我?”

像是再也忍不住一般,蔡居诚攥紧拳头,怒喝道:“邱居新!你竟敢算计我?!”

“算计……?”邱居新逼得更近了,“算计了这么多回,不知师兄指的,是哪一次?”

蔡居诚愕然,回过神便张口痛骂道:“混账!”

闻言,邱居新目光一凛,擒住人的手腕往桌上就是一压。茶杯咕噜咕噜地四下滚去,摔在地上,碎成几瓣。一时间,屋内茶香四溢。

蔡居诚试图挣脱,奈何邱居新压得极死,丝毫不能动弹。

“嗯?”

邱居新垂眸,手指在蔡居诚衣领处勾了勾。胸口前的衣衫顺从地滑落,松松垮垮地挂在臂弯。

蔡居诚就着这个姿势,被他压了好一会儿。邱居新却出手拽住他的衣领,拉到自己身下。

扑面而来的压迫感,蔡居诚心头闪过一丝不详。咬紧下唇,恨声道:“邱居新!你又想怎样!”

邱居新已经重新压了上来。明黄的烛焰前,他的脸一半在明,一半在暗。两道目光无比澄澈,仿佛已将蔡居诚如小鹿般惊慌失措的神色,尽收眼底。

“虎落平阳被犬欺。”

忽地想起蔡居诚平日里清冷高傲的样子,邱居新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嘴角。

“汪。”

“这灯火果真气派,只是过于短暂。若是我,定要赏它个七天七夜,才算过足了瘾。”

“……胡闹。”

“那就只一个时辰。四分我看,讲与你形状;四分你看,讲与我颜色;余下二分予花间一盏酒,敬这整座金陵城。如何?”

#如果我们可以在一起-情人节特别篇#
#李白×圆鹊#
#名朋奇遇记#
#吃甜食这种事……#

【壹】
圆鹊绝对是个甜食控。

并且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喜欢糖果。

“太白,我饿了。”

圆鹊委屈吧啦地扯住人衣袖讨吃的,然而距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。

“那,要糖吗。”

圆鹊揉了揉肚子,道:“要!”

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,李白细心地剥了糖纸,才递到圆鹊面前。

看着小家伙就着自己的手一口咬掉那块糖,李白腾出另一只手来揉揉圆鹊的脑袋,忍不住感叹道:“…感觉像养了只宠物。”

圆鹊嚼着糖,闻言忽然瞪大了眼睛:“宠物?”

“嗯?”不解。

“你刚刚说越人是宠物……”委屈吧啦。

李白笑道:“不算吗。”

哪知圆鹊却一脸难过地背过身去,不看他了。

笑容凝固。

从背后抱过圆鹊。李白贴在他耳边,哄孩子一般道:“好好好…李某知错了。不气了,嗯?”

“哼。”圆鹊面上不为所动,不觉间却红了耳根。

李白观察着圆鹊的反应,轻吻一下他的脸,道:“……不是宠物。”

这才算是满意了。

“嗯,才不是宠物。”圆鹊转过身来,抱住人:“哪有越人这么可爱的宠物!”

假装凶神恶煞。

李白好想笑哦但还是要保持严肃。

“嗯,你傻你说什么是什么。”

“!”圆鹊炸毛,“不傻,可聪明!”

可傻子都这么说。

我这么宠你的。若不是宠物,那,是什么呀。

【貳】
自从圆鹊成功发掘出李白的腹黑属性之后,投食糖果成为了一件非常危险的事。

“太白太白,越人要糖!”

闻言,李白从口袋里翻出一颗糖,却是自个儿吃了下去。

圆鹊懵逼,眼睁睁地看着李白吃下那颗本属于他的糖,委屈极了。

“太白你又抢我的糖!”

李白不应,用手指勾过圆鹊的下巴,低头。

“你…唔!……”

圆鹊更懵了。

舌尖尝到一丝甜头。李白扣住圆鹊的后脑勺,将嘴里的糖渡了过去。

“…甜吗。”

“才……才不甜……”

李白若有所思一般摸摸自己的下巴,道:“那,还给我好了。”

说着,又俯下身去,作势要重复一遍刚才的动作。

圆鹊慌忙捂住嘴:“不行,到我的嘴里就是我的了!”

“……噗嗤。”

“……不…不许笑!”

【叁】
在冬天,来一杯热奶茶是相当惬意的事。圆鹊干脆整只陷在软垫里,抱着一大杯奶茶,咕叽咕叽地喝着。只喝了几口,便没忍住吐了吐舌头,道:“奶茶甜死了。”

“我还有布丁没有吃…!”圆鹊自顾自地将布丁包装盒拆开,拿过小勺子吃了起来。

李白只抬头看他一眼,便低头继续擦剑:“…甜食吃太多会胖。”

“不胖!”扒拉着奶茶不肯撒手。

“……噗嗤。”

“再笑咬你!”

“你咬某就吃你。”李白放下抹布,若无其事地说着危险无比的字句。

“!”圆鹊,方了。

“怎么,还咬吗。”看着圆鹊的反应,嘴角不由得往上挑。

“不…不咬了。”

“乖。”强忍下笑意,李白将剑摆好,颇有兴致地看着圆鹊吃布丁的样子。

圆鹊舀一小勺子布丁递过去,砸吧砸吧嘴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宁次不次啦?”

绕过举着勺子的手,慢慢靠近。在圆鹊还未反应过来的空档,李白动作轻且慢地吃掉圆鹊不小心沾到嘴边的布丁。

一触即分。

“这样吃。”

波澜不惊的语气,如同毒药一般,不觉间已沉醉其中。

李白满意地欣赏着圆鹊脸红到爆还假装淡定地砸吧嘴,低头继续吃布丁的样子。

实在是可爱得紧。

“……不给你吃了!”

“好好好。噗嗤…”

【肆】
后来……

“太白太白,吃…唔?!唔唔……”

李白十分干脆地扣住手腕将人压倒,直至圆鹊近乎窒息才松了口。

“你…你你干嘛???!”圆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。

“吃甜食啊。”

“???流氓!”

闻言,李白坐起身,抬手揉了揉肩膀,道:“小家伙要不喜欢,李某便对小姑娘们耍流氓,可好?”

“!”圆鹊瞬间跳起来,死死抓住李白的衣袖不撒手:“不许!只准对我,不许对别人耍流氓!”

李白眯起眼,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……”

再度俯身压下。

于是圆鹊窝在李白怀里,安稳地午睡了整整两个时辰。

呸,假车。

【伍】
“太白,今天情人节!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有亲亲吗!”

“没有。”

圆鹊一撇嘴,委屈得差点哭出来。

谁知下一刻,李白迅速弯腰在圆鹊唇上轻轻一点。在圆鹊懵逼的空档,又趁机将人好好欺负一番才松口。

嘴里的糖也一并渡了过去。

抬眼便看见圆鹊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,李白不由得笑出声,道:“怎么,看痴了?”

“…才才没有!”

“噗嗤。”

脸红得如同番茄一般,却故意别过头去掩饰心绪。

傲娇的小家伙,怎么这么可爱呢。

将人拥入怀中,附在耳边轻声道:“情人节快乐,小家伙。”

“糖,好吃吗。”

要是再不产粮我就真成段子手了。

-一个脑洞。

不知过了多少年,蓝忘机仍是逢乱必出的含光君,眉眼一如当年那般清冷昳丽。

都说得道之人衰老速度比常人慢得多,现在看来,果真如此。

忘机琴横于身前,奏一曲问灵。琴音在人的拨弄下悠悠四下传开去,回荡于山谷之间,平添了几分凄清。

似乎是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那一身玄色的人儿了。

想起十多年前,总能看见那很能闹腾的家伙在他身旁插科打诨,好不热闹。不知含光君这么冷清的人,是如何容忍下来的。

也不知是从何时起,便再也没有人见过那家伙了。

一曲将终,竟是断了一弦,本该悠长的尾音 戛然而止。

蓝忘机却并未抬手止住微颤的琴弦,只定定看着。待到其余琴弦都平静下来,才伸手欲抽出那根断弦,不知为何却半途收了回去。

-

魏无羡临走前,已经虚弱到连呼吸也困难的地步,但仍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。笑容灿烂得能晃了人的眼。

他说,蓝湛,这次可别等,我真回不来了。

居家好太白,专业哄睡觉20年…。
开口三句包困,不困我陪你睡【buuu
……下次再被我抓到看小人书我就。

每次被你们秒点心心的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我又双叒叕被蹲了(°Д°≡°Д°)

补图

震惊!魏无羡深专带头表示要和蓝忘机拜把子,引发众人围观。到底是人性的丧……
咳。

私心忘羡tag…?

震惊!昨夜深专魏无羡纷纷表示要和蓝忘机拜把子引发剧组围观,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……
白子执为您后排播报